口袋文学 >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094章 观复(29)能一分为二就可以合二为一
????“周游,小周,”高以卓挂着满脸假惺惺的笑容道,“这是上班时间啊,你怎么能来这里?请假了吗?科里的工作都做了吗?”

????江月心回头看着周游:“他在说什么?”

????周游咬牙道:“这位高以卓就是钟阿樱座下排名第三的干将,妙手一门传人,曾做过我的顶头上司。但是……但是在体育场一战中,高以卓已经被妙手一门的掌门清理门户了……”

????周游一边说着,一边眼睛打量着高以卓的胸口位置。听老师牛五方所说,付东流反用饕餮决,让高以卓真气过载,胸口爆炸而亡。因此,高以卓若真是死人,胸口之处应该是有伤口破洞的。

????但是,此时的高以卓浑身上下并无一个伤口。

????高以卓一脸甜腻的假笑,看着人眼中却是寒意凛凛:“掌门?我才是!”

????“我管你掌门不掌门呢!”江月心可没心思和高以卓唠叨,一道水箭便刺向高以卓胸口!眼看水箭刺来,高以卓竟也不躲不闪,只是肩膀一抖,数条藤蔓霍的蹿出,猛然扑向水箭,像是张开的蟒蛇巨口,登时吞灭了江月心的水箭。

????江月心却并不在意。弹出水箭的同时,他早已猱身而起,到了高以卓的近前,抬手将一道玄色水波斩下:“水月斩!”

????水波锐利,将高以卓放出的藤蔓削去了大半之后,凌厉之势不减,仍旧像是一弯砍刀,向高以卓胸前斩去!

????高以卓神色骤变,急忙折腰向后,堪堪避过了这一波攻击,迅速后退,从脚底到颈前,忽的生出厚厚一层藤网,像结了茧似的,把他自己包裹在里头,又惊又怒道:“这是什么术?”

????江月心冷笑一声,又将一道水月斩挥出,道:“要你命的术!”

????高以卓此时才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他本以为加厚了藤蔓的保护层,就可以抵挡这水气浓厚的斩刀了呢,谁知藤蔓在水月斩面前,竟仿佛不值一提的线头,被纷纷砍落。高以卓此时再想躲避,却被他自己埋到地下的藤给绊住了脚,竟是避无可避,眼睁睁看着那一道水月斩从右肩斜向下到他左肋下划了一个圆弧,弧光闪过,他这个人就从弧线处裂成了两截!

????江月心水月斩挥出后,迅速退回到了周游身后。周游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脸上头上忽然一湿,竟是高以卓被砍断之处的鲜血喷涌而出,宛如漫天的血雨,劈头盖脸浇了周游一身。

????江月心在周游身后,却是一副如释重负的口吻道:“还好,还好,裙子没溅上……”

????周游有些无语地回头望了水人一眼,却见江月心一脸得意的笑:“关键时刻,还得靠我吧!跟他废什么话,咱们赶路要紧,要知道已经过去两天了,咱们……咦?”

????江月心话说了一半忽然怔住了,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张小普更是惊恐无比,手指着周游身后,嘴巴大张却说不出话来,仿佛看见了什么恶鬼凶煞似的。

????周游急忙回头去看,不由也是一惊!

????只见断成两截的高以卓,竟从断裂面的血肉中,生出了无数细密的黑色枝蔓,在棺床面上蠕动着,互相找到了彼此之后,迅速连接,收缩。,也不知这些看起来细弱的枝蔓有多大的力量,竟带动着高以卓的两截身体逐渐靠拢再靠拢,直至按照被切断的伤口重新吻合在一起……

????严丝合缝!

????高以卓重新站了起来。他弹了弹衣服上的血污,颇有些懊恼道:“刚换的衣服,又被你们给弄坏了……”

????衣服的确是又破又脏,占满了血迹污泥,可是从破损的衣物裂口看去,却能看见高以卓身上并无伤痕,就好像刚才他中了水月斩只是众人幻觉一般!

????“这是……什么鬼?”这下,就连自诩见多识广的江月心都被高以卓的“复活”给惊掉下巴了。

????周游虽然不止一次见识过这种黑色藤蔓的古怪与邪恶,但所见的藤蔓也只限于神出鬼没攻击人而已,能复活死人的,却还是头一次开眼。他不禁颤声道:“你……你竟能复活?这是钟阿樱的邪术吗?”

????“这是主人给我们的恩典。”高以卓脸上的假笑似乎已经成了他的面具,不管说什么话存什么心都照样挂着,“我们是无敌的,你们永远不可能杀死我们。”

????复活了两次的高以卓往前跨了一步,假笑道:“轮到我出招了。”话音未落,高以卓双手一张,顿时从他手心里呼呼冒出了无数细蔓,铺天盖地往周游等三人身上缠去!

????江月心将周游往自己身后一推,随即弹指而出:“水月斩!”眼见细蔓密布,江月心不敢怠慢,竟一连挥出了三道水月斩。

????然而,那些藤蔓仿佛是吃过一次亏便长了记性更长了本事,见那水月斩劈来,竟迅速相互间纠结起来,织成了一张密网!加上此次藤蔓实在是纤细如发,柔韧异常,头一道水月斩撞上去,竟见那藤网顺势后坠,就此泻去了力道!第二道、第三道水月斩接踵而至,藤网像被风吹起了似的,突然往前鼓起,嘭嘭两声钝响,竟将这两道水月斩弹了回去!!

????水月斩回旋镖似的照着站立在前的江月心身上便削了去,完全没料到有此一变的江月心竟是躲闪不及,只得对周游和张小普大喝一声“趴下!”他自己则将身一缩,化成一滴水珠隐去了身形。

????周游和张小普颇有些狼狈的急忙卧倒,只觉尖利的冷风贴着他们的头皮飞了过去,身后黑暗中应是墙壁的某一处,顿时发出哗啦啦石块崩解的乱响,显然是水月斩的劲头全发泄在了墙上。

????周游未及起身,忽觉一阵腥风袭来,抬眼望去,只见那密密的藤网,竟已铺天盖地而下,眼见着要将他和张小普网罗其中了!

????“止!”情急之下,周游大喝一声,望空草书出了头一个跳进他脑海的字符。“止”字符,可退敌方术法。

????一个巨大的金色的“止”字蓦然现在黑暗中,金色的笔画仿佛擎天柱一般顶在了周游和张小普头顶上方。在那里,仿佛能遮了天的藤网忽然一滞。

????周游松了口气,正盘算着是不是先把张小普推到一边的时候,却见那被定住了的藤网,竟又动了起来,重新冲着他们,呼啸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