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机子一喜,师傅把自己留下,教导降妖除魔之术,这是天大的恩赐,也是天大的机缘!天机子之前是修真者,修真者大多修炼力量,道术法术极少。

????说白了,修真者注重力量,而修道者注重利用自身力量,更巧妙的借用力量。而且修道者使用的道法道术,都很是玄妙。自从拜师张道然,天机子受益良多,修为日益精进,但在道法道术一途,却很少会有体悟。

????更重要的是,自从拜师以来,张道然很少会单独教导天机子道法道术。大多数都是讲道之后,让弟子自行领悟。这种教导方式不能说好坏,或许能够提升弟子的悟性,却也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张道然淡淡的看了一眼天机子,身边附身在张一方体内的血魔则直接被无视:“天机子,自从你拜师以来,为师一直注重尔等自行领悟修道真谛。道路千万条,走别人走过的路纵然可以一路坦途,可以规避危险。不过在道路的尽头之处,你就会迷茫,不知所措,方向不分,上下难别,到时候想要再悟道就难了”

????天机子一愣,在修真界,各大门派,传授修真,都是师傅传授弟子修炼之法,传授弟子道术法术,却极少会关注这一点。师傅授徒方式虽然另类,却并不是没有道理。

????相比较两种授徒方式,无疑自行领悟,走出自己的路更适合修道者。但是自行摸索属于自己的修道之路,终归是太危险。前方,不知道是不是死路,是不是会有危险。

????不过这条修道之路,一旦有了明确方向,相比较只是根据师傅教导而修炼,无疑能够走得更远,未来更有希望。

????“弟子谨记师父教诲”

????天机子受教,作为活了数百年的修真者,天机子很明白自己应该选择哪一条路。

????张道然是自己的师傅,煞费苦心的帮助自己修道上少走弯路,而且还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天机子感动的同时,又感觉到羞愧。

????“这一次不同,血魔在魔族之中是一种另类的存在。他们的起源,别人不清楚,贫道却是清楚。当初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天地成型,在洪荒之北,有盘古大神污血所化的血海。”

????“血海之中生有两位大能,其中一位自称冥河,诞生于开天辟地之初,神通广大,创造一族名曰阿修罗道,是为地狱阿修罗道道主。另一个大神通者,则是一只蚊子,号称蚊祖,创造一族名曰血族”

????张道然瞥了一眼仔细聆听的血魔,微微一笑:“血族不断演化,天地正邪开始分化,被分化到魔族一列。血魔当初在魔族之中属于最高贵的种族,魔族首领都是血魔族群之中诞生。后来,传承逐渐湮灭,血魔才逐渐演化到了现在的血魔,没有了当初血族练血之高雅,心中只存大道。”

????“老东西你懂的还真不少,我血魔的不传之秘你都知道”血魔诡异一笑:“如此,魔爷就不陪你们玩了,魔爷要走了,到时候正邪两道联盟大军,就会踏平你湖心岛!”

????血魔身化一道红色流光,瞬间从眼前飞走。眨眼间就已经到了数十里外。

????“为了逃走,你也是煞费苦心了,不惜自损根基,在贫道手中你也逃不掉”

????天机子看着血魔逃走,脸色一急就要提醒。只见张道然一边说着话,一边手掌一翻。数十里外风起云涌,一只大手瞬间抓住了红色流光,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血魔被抓了回来。

????血魔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幕,有些惊慌失措:“老东西,你本事不小,既然如此,就杀了我吧!”

????张道然微微摇头不置可否,天机子却劝道:“师傅,血魔占据了大师兄的肉身,而且大师兄的阳神已经不知归处。要杀血魔,必伤大师兄,师傅您”

????“老东西,听到了吧,想要杀我,就要你的大弟子陪葬!天地之间,除非神仙,否则魔爷我附身任何人的身上,除非魔爷自愿,否则,谁都不可能让魔爷从附身之人身上离开”

????天机子一惊,看向张道然。

????血魔说的并没有半点虚假,在苍澜大陆,魔族之中有这么一句话:血魔附身,厄运来临。要除血魔,必先碎心

????也就是说,想要杀死附身的血魔,必须要用法,击碎血魔附身之人的心脏。要么就是找到一具血魔感兴趣的肉身,才能够因处血魔,短暂的现出真身。

????“天机子,天地万物生而有道。既然能生,必然能灭。血魔之法看似毫无破绽,其实漏洞百出。贫道这里有着三种破其法术之法,每一种方法,都能轻易地杀死血魔!”

????张道然语气淡淡,毫不为意。

????天机子心有疑惑,还没有问出,血魔已经开始不耐,张道然当着他的面,教导弟子,而且口出狂言,三种方法可以杀死他。作为血魔,血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三种必死之法!

????“老东西,真的当魔爷不存在吗?惹恼了魔爷,魔爷就吞噬了你的大弟子的心脏还有脑髓!”血魔自信满满,而且有些狂傲:“我血魔之法,天下没有人可以破之!除非是九天之上的大罗神仙!”

????“贫道不会杀你,贫道要生擒你贫道要把你炼制成傀儡,帮助贫道迷惑正邪联盟。待到贫道收拾了正邪联盟,贫道会让你消散在天地间。”

????张道然更是自信,言语处处流露一种不以为意。

????血魔恼怒不已:“就算是魔宗,了解我血魔,也不敢有你这种口气!”血魔冷笑不已:“魔爷就在这里,看看你如何生擒魔爷!”

????“嘿嘿”冷笑一声,血魔声音逐渐消散:“魔爷现在强行吞噬你的大弟子的心脏与脑髓,看你是想要先杀死魔爷,还是你的大弟子!”

????本来站立的张一方,忽然双眼一闭,随着血魔藏于暗处,张一方阳神不知藏身何处,身体软绵绵的倒下。

????“大师兄”

????天机子心中更是愧疚,身影一晃到了张一方身边就要扶住张一方,张道然衣袖一拂,天机子再也难以前进分毫:“为师自有办法,不要靠近”

????本来软绵绵的张一方,似乎有神秘的力量拖住身体,漂浮在了空中。就像是死了一样,呼吸若有若无。

????此时天机子心中震骇,才真正意识到师傅的强大,轻轻一拂衣袖,自己这个当初苍蓝星前十名的强者,就已经不控制住,难以动弹一下。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

????天机子不知道师傅究竟是不是已经成仙,但这种本领神通,已经与神仙无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