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第一次,魏曼莉觉得自己被打脸了,啪啪的疼,使得那张娇媚脸庞变得涨红,又热又烫,甚至比那天夜里被揍的地方还要火辣辣的,简直要发狂,跺着脚道:“你混蛋……有眼不识金镶玉,放着宝贝不选偏要选这一根草,气死我了……”

????这一脚剁的不轻,别看她正值妙龄,有点娇滴滴的,却毕竟为融魄强者,实力不俗,让紫鳞鸦感受到背上传来的压力,而且不是来自主人,令它为之恼怒,不由得怪叫一声表示抗议,水晶般的躯体突然间侧倾,使得魏曼莉猝不及防,身子往那边一歪,差点摔落下去。

????“哎呀……”一声惊叫,魏曼莉连忙稳住身形,她本就心中有气,不免愈发恼怒,恨恨的骂了句,“死鸟,你要干什么,想作死啊,真是可恶,本公主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

????大紫极为通灵,晓得这女人骂它呢,若不是主人也在背上,它非得将其弄下去不可,那么唯有不屑的呱噪一声,不与对方一般见识。

????眼见此女极为泼辣,蛮不讲理啊,没有丝毫可爱,反倒让人厌烦,若与祝灵珊相比简直有着天壤之别,灵珊是天,她就是地啊!秋羽脸色一沉,冷冷的道:“缘分这东西强求不得,没听过那句话吗,强扭的瓜不甜,我就看灵珊顺眼,觉得她温柔体贴,就是喜欢她啊……”

????近乎表白的话语使得祝灵珊身躯一颤,毕竟她向来拒男人于千里之外,这些年来洁身自好,本身也太过优秀,令人不敢痴心妄想,还从未听过呢,未免心跳加速,犹如小鹿乱撞,几乎要蹦出来似的。

????尽管这妮子心里清楚,所有动听的语言都是秋羽临时发挥,演戏而已,好让魏曼莉彻底死心,却也为之动容,心里一阵欢喜,又有些惶恐,也在埋怨自己,怎能胡思乱想呢,我和大哥明明就是很纯洁的关系,跟亲人一样,可不能有别的心思。

????兄妹俩演了一出好戏,魏曼莉不明真相,气的几乎抓狂,冲着秋羽尖叫道:“我不管……你以为我没她好,那是咱们之间没在一起过,假如你沾了本公主,定会改变想法。”

????秋羽淡然道:“说这些还有用吗,咱们本就不是一类人,还是井水不犯河水为妙,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好自为之吧!”

????然而魏曼莉不可能善罢甘休,没好气的道:“不行,本公主从来没受过如此对待,我要与灵珊单独谈一谈,才能解开心结。”

????对于此,秋羽并未多想,尽管心里觉得多此一举,嘴上却没说,反正大局已定,话已经说清楚,估计以后魏曼莉不会再缠着他了。

????祝灵珊秀眉挑了下,不晓得魏曼莉还要跟她谈什么,但是不管怎么说,多年以前两个人愉快相处过,也不想弄得太僵了,便悬浮在空中等待着。

????魏曼莉纤手抖了下,纵身跃起离开了紫鳞鸦背上,脚下多了一柄宝剑,驾驭着奔向了对方,却暗自施展了邪法控魂诀,心里念念有词,来到了祝灵珊面前,态度大为改变,不再仇视,脸色温和了许多,柔声道:“我也知道缘分不可强求,可是真的在乎他,你看着我,咱们不是曾经亲密无间的姐妹吗”

????温柔的话语触动了祝灵珊的内心,暗自寻思着,难道她对秋羽是真心的吗,一片痴心,那自己岂不是剥夺了人家的真爱,太过残忍了!她终究还是太过善良,没有预料到魏曼莉的卑劣,毕竟正如对方所言,多年以前彼此也是两小无猜的玩伴,姐妹相称,谁能相待此刻相见变得水火不相容呢。

????下意识的,祝灵珊看向那张精致脸庞,忽然间觉得魏曼莉的眼睛有些奇怪,犹如万丈深渊似的,仿佛不见底,又萦绕着好些雾气,其中有影像若隐若现,犹如海市蜃楼,却又那么熟悉,让她怔住了,未免瞪圆了眼睛仔细看着,自己的灵魂好像出窍了似的,钻入黑洞里,看的愈发真切,身临其境般。

????那幻象呈现的是楚国原京城,被众多敌军包围着,城外大军压境,黑压压的一片,皇宫内更是乱糟糟的,她看到了父王站立在紫禁之巅,头发凌乱,满脸沧桑的眺望着远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她心疼不已,想要开口劝父王不要太伤心,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只能如同鬼魂般在旁边看着。

????城外喊杀声震天,守城楚军根本无力抵挡,城池被攻破,敌军如同潮水般涌进来,冲入了皇宫,杀人如同草芥,许多的御林军,太监和宫女乃至嫔妃,以及皇子都被杀戮了,血光飞溅,尸体堆得到处都是,正是当初京城彻底沦陷的场景……

????祝灵珊跟你没有意识到中了邪术,未免浑身震颤,只听得有声音传来,“楚国灭了,家破人亡,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赶紧随你的父王母后去吧,到下面一家人团圆好了,还等什么呢,用你的剑自刎就行了……”

????此刻祝灵珊的意念被对方控制,又在幻像中见到父王挥剑自杀,摇晃着身躯倒在房顶的血泊中,更让她无比伤悲,觉得活着确实没有半点盼头了,人生毫无意义,那么应该追随父母而去了。

????眼见一对妮子悬浮在半空,互相沉默不语,因为魏曼莉暗地里施展控魂诀,外人根本难以察觉,蒋冬云未免觉得纳闷,魏国公主不是有话要跟灵珊讲么,怎么不开口啊

????秋羽更是觉得不对劲,魏曼莉那妮子诡计多端,说不上弄出什么幺蛾子,灵珊不要上当受骗才好,于是他紧盯着,隐隐觉得义妹太过善良,恐怕要被算计啊!

????忽然间,祝灵珊纤手抖了下,竟然从纳戒内取出闪烁着寒光的宝刀,让蒋冬云大为惊奇,这是干什么,要杀了魏曼莉吗,灵珊可以啊,杀伐果断,够狠辣,这才是做大事的人,不会纠结于妇人之仁,让为师很是欣慰啊!

????既然以为灵珊要杀了魏曼莉,蒋冬云没有阻止,饶有兴致的观望着,等待徒儿手刃了魏国公主,免得以后成为祸害。

????秋羽也看见了,眼里涌现惊诧之色,未免想到了什么,连忙出手,手指飞快的弹了下,一道乌黑剑芒呼啸而出,猛地击中了宝刀,强大力道使得祝灵珊拿捏不住,惊叫一声,“啊……”宝刀脱手而飞,让她气恼不已,扭头看向秋羽,“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