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女工手里拿着这笔巨款,内心像是怀揣着一只小鹿,怦怦直跳,傅星瀚赶紧将凌云鹏的意图翻成中文告诉她。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这位清洁女工见凌云鹏几个似乎并无敌意,与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伤兵不一样,便轻声说道”唉,真是作孽啊,我听人说,这位夫人临终前一直叫着她丈夫的名字。“

????也许同是女人的缘故,清洁女工对宫泽千惠子的遭遇很是同情。

????虽然凌云鹏早已听懂了,但还是等傅星瀚翻成日文后才继续急切地问道“那么请问,给这位夫人接生的医生和护士呢他们在哪儿”

????现在既然宫泽夫人已经作古了,那她的孩子便是唯一的希望了,所以凌云鹏迫切想要知道给宫泽千惠子接生的医生和护士的下落。

????傅星瀚把凌云鹏的问话翻成中文,告诉了清洁女工。

????“给这位夫人接生的应该是格雷院长和玛格丽特小姐,因为他们是这家医院最好的妇产科医生和助产士,不过他们已经被一个日本大官带走了,听说是那位大官的太太要生仔了,而这里的病房都住了伤兵了,那位大官的夫人没法在这儿生孩子了,所以就把他们给接走了。昨天我亲眼看见格雷院长和玛格丽特小姐坐上了日本大官的那辆吉普车,还带走了许多医用器械和药品。“

????”那他们是不是马上就会回来了“傅星瀚着急地问了一句。

????”这我也不知道,但愿他们能快点回来。可要是那位日本大官的夫人也像你那位朋友的老婆一样,难产的话,能不能回来就难说了。唉,格雷院长和玛格丽特小姐可都是好人呢!“

????清洁女工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忽然她想到什么,轻声对凌云鹏和傅星瀚说道”哦,对了,那些伤兵住进来之后,把所有的病房都占了,他们怕孩子的哭声影响到他们的休息,所以就把原先的婴儿室搬到顶楼上去了,我有时听见四楼传来婴儿的哭声,要不,你们去那里看看,说不定那位夫人的孩子就在那里。“

????清洁女工的这句话让大家精神为之一振,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于是一行人连忙拔腿朝四楼跑去。

????四楼现在变成了堆放杂物的地方了,凌云鹏等人沿着走廊向前走去,不时地往两边的房间里张望,忽然看见一位穿着修女服,金发碧眼的嬷嬷从一间房间里走出来,便连忙走了过去。

????嬷嬷见几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过来了,很是紧张害怕,连忙走进房间,想要把房门关上。

????凌云鹏一把将房门推开,连忙用英语向这位嬷嬷说道”don’tbeafraid,iinothurt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嬷嬷诚惶诚恐地望着这些日本兵。

????凌云鹏往房间里扫了扫,里面放着三张婴儿床,这儿应该是一间临时的婴儿室。凌云鹏几个便朝这几张婴儿床走去。

????嬷嬷连忙挺身挡住凌云鹏的去路“peasedon’thurtthesebabies请不要伤害这些孩子。)”

????凌云鹏连忙后退两步,举起双手,以示自己不会对嬷嬷和婴儿构成威胁“takeiteasy,einothurtanybody放松些,我们不会伤害任何人。)”

????嬷嬷见凌云鹏并无恶意,便让开了路。

????”嬷嬷,请问这三个婴儿里,有没有这位夫人的孩子“傅星瀚将宫泽千惠子的照片放在嬷嬷的面前,用英语问道。

????嬷嬷摇摇头,用英语回答道”我不知道,我是被格雷院长请来照顾这几个孩子的,这些孩子很可怜,一出生就没了母亲,所以就由医院暂时收养。“

????凌云鹏走到这三张婴儿床面前,看着这三位可爱的婴儿,其中一个是金发碧眼的,显然这不是宫泽千惠子的孩子,而另两个小宝宝则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东亚人模样。

????”这两个都是男宝宝吗“傅星瀚用英文问道。

????嬷嬷点了点头,指着这两个宝贝说道”嗯。“

????”哪一个是这位宫泽夫人生的孩子“傅星瀚急忙问了一句。

????嬷嬷再次摇了摇头”我是昨天才来的,先前都是玛格丽特小姐照顾他们的。格雷院长说他要去外面接生,就把我从修道院里请来,让我临时照看一下,所以我并不清楚你所说的事情。“

????”那这些孩子吃什么“凌云鹏用英语问道,他想要知道该如何喂养婴儿,如果找到千惠子的孩子,那么这一路去重庆,孩子的喂养可是头等大事,原本有宫泽千惠子亲自照顾她的孩子,可以省却他们不少事情,而现在,显然婴儿的吃喝拉撒睡都得由他们全权负责了,这对于他们这些大老爷们而言,可是一门全新的课程。

????”牛奶奶粉。“嬷嬷指了指桌上的一罐奶粉”不过,三个孩子吃这一罐奶粉,奶粉都快吃完了,而现在奶粉很贵,我也正为这事发愁呢!“

????”谢谢你,嬷嬷,麻烦你了。“凌云鹏向嬷嬷致谢,随后向其他三人示意了一下,离开了这间婴儿室。

????阿辉在婴儿床边逗着这几个小宝贝,望着这些可爱的小宝贝咿咿呀呀的小模样,心都快融化了,依依不舍跟三个小可爱挥手告别。

????嬷嬷呆呆地望着这四个有点与众不同的日本兵。

????四人从容不迫地走出了圣乔治医院,然后回到了利德药房附近的弥敦道,按照李明阳给他们安排的那条线路,悄然无息地回到了利德药房二楼的小房间内。

????四人脱掉身上的日军军服,穿上了伙计的短褂,垂头丧气地坐在床边。

????”唉,怎么会这样,这个日本女人怎么就一命呜呼了呢“秦守义那股无名火憋了一路,现在总算可以发泄一番了”真没想到我们一路辛辛苦苦来香港,任务还没开始干,就已经结束了。“

????”谁告诉你这个任务已经结束了“凌云鹏不满地横了秦守义一眼。

????”可问了老半天,没人知道那个孩子的下落,那个清洁女工不清楚,那个洋尼姑也不知道,而那个接生的医生和护士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这孩子是死是活,是男是女,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总不见得满世界地去找那个日本孩子吧“秦守义激动地说道。

????”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哪吒事情没你想象得那么糟糕,或许明天格雷医生和玛格丽特小姐就回来了,一问不就清楚了吗“凌云鹏连忙喝止了秦守义。虽然秦守义是凌云鹏最信赖的兄弟,但他这种遇事容易急躁的毛病也是他的一大缺陷。

????”但愿吧!“秦守义见老大有些发火了,便不做声了。

????”老大,说实话,我觉得吧,其实这任务很容易完成。“傅星瀚在一边狡黠地说道。

????凌云鹏,秦守义和阿辉三人一听,同时把目光投向傅星瀚,充满疑惑地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