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复一日,即便是再怎么喜欢的工作,有时候也会有疲倦的情况。

????但是今天,艾罗揉了揉显得有些僵硬的肩膀,抬头望了望大门外的明亮阳光。

????最后,他再把视线转向桌子上这一叠叠摆放整齐的账簿。

????怎么说呢?

????一种工作完成之后的充实感一下子就将过去七天的疲倦感觉一扫而空。

????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让艾罗现在只想好好泡个澡舒缓一下自己的精神。这几天都被这些账簿给逼疯了,都没好好收拾过自己。

????“呼,终于结束了!”

????最后再调整了一下这些账簿的摆放角度,艾罗从座位上起身,伸了个懒腰。等中午圆奶酪镇长来送学生午餐的时候,就把这些账簿一次性给他吧。

????思绪完毕,艾罗抬起头看了看公会的任务栏。

????嗯……果然,过了集市的高峰期之后,现在任务就少了很多了呀。那么多天以来就那么少数几个清理钩齿鼠的工作……也对,现在粮食都开始压仓库了,的确需要做好粮食的保卫工作,不然这个冬天可就没法过了。

????既然如此,艾罗觉得自己也是时候思考一下在农忙时节过后,自家公会应该再开发一些什么任务?或者说,应该再给这些镇民灌输哪些“这种事情可以让公会来帮忙啊!”这种思想了。

????扫雪?

????鹈鹕镇虽然会下雪,但历来的天气应该也没有到需要花大力气铲雪的地步。

????粮仓保镖?

????应该不会有人想要一口气雇佣公会一个冬季都来保护吧。

????送礼物上门的好心老爷爷?

????嗯……或许会有一些家庭会喜欢给自己的孩子制造这样的惊喜?

????正思考着的时候,艾罗转过头走向后面的储藏室。推开门,就听到一阵孩子们的喧哗声。

????在教室的那一角,这些鹈鹕镇的孩子们现在正在互相打闹嬉戏。而娜帕则是在讲台上趴着睡觉。可就在艾罗想说什么的时候,这只猫却是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说了句:“休息时间结束,都给我坐好,我们继续来讲解百位以内数学的运算。”

????这些孩子们立刻停止喧闹,在各自的座位上坐好,安安静静的,就好像刚才的喧闹都是假的一样!

????看到娜帕能够那么好地管住这些孩子,艾罗也是十分的欣慰。

????离开教室区域,他走向储藏室的另一区域训练区。这里,现在正在进行基本的战斗训练。

????“来啊!大个子,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连打架都不会!”

????“喝呀——!”

????布莱德手里高高举着一把软木制成的剑,一边大喊大叫一边朝着面前的忌廉劈砍过去。

????忌廉则是十分轻巧地向后退了一步,等到布莱德这一剑挥空之后立刻向前,手中的软木短剑迅速抵住忌廉的喉咙。

????见此,布莱德皱着眉头,一脸无奈地说道:“我又输了。”

????忌廉倒是甩弄着手中的软木短剑,笑呵呵地说道:“所以说啊,你的动作实在是太容易让人猜测了。你的力气虽然够了,但攻击手段实在是太过单一,过去几次冒险,如果不是我们这些队友帮你打辅助的话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说完,忌廉别过头看着那边正坐在横杠上摆动双腿的可可,挥了挥手:“和这个家伙打根本就没法提升。可可!让你的亡灵士兵和我比两回。”

????可可哼了一声,手中的钢铁法杖一挥,亡灵士兵立刻凝聚而成。这名士兵在凝视了忌廉片刻之后,放下手中的虹光剑,走到布莱德身旁拿起他手中的软木长剑,站在了忌廉的面前。

????下一个瞬间,忌廉立刻挥动双手中的短剑向着亡灵士兵冲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名一直在街头厮杀滚打的盗贼和这名死灵法术召唤而来的士兵之间的较量,的确比布莱德那边的好看许多。

????只见忌廉依靠自己的速度和狡猾的步伐,时而祥功,时而引诱,总是不经意间,他的短剑似乎都能够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里面刺过来。

????而亡灵士兵也遵守对峙的规则,对于忌廉所有的攻击全都闪避或招架,并不依靠自己是亡灵士兵的性质而直面对方刺向“肾脏”等部位的攻击。和忌廉的花样百出不同,亡灵士兵的剑法则显得十分的进退维谷,张法有据,攻守兼备。就算忌廉的活动能力遍布整个训练场到处窜,这名士兵也没有任何的恍惚,总是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避开“最致命”的一击,然后施加反击。

????至于布莱德嘛……

????艾罗别过头看了一眼,这个大个子缩在角落一脸的沮丧,芭菲则是不断地安慰着。

????看来,自己是时候插一脚了呀。

????推开训练室的房门,艾罗故意咳嗽了一声:“都在练习呐?”

????“哎呀?会长?”

????听到艾罗的声音,忌廉分了神。而亡灵士兵则是抓住这一瞬息的机会,软木长剑已经准确无比地抵住了他的脖子,胜负已分。

????待得亡灵士兵收回软木长剑,忌廉那张脸才有些憋屈的感觉。他哼了一声,不服地说道:“这不公平!亡灵士兵不会受到情绪的影响,如果是真正和有血肉的敌人对峙的话,我早就弄死对方了。”

????艾罗也没必要去戳穿这名盗贼的话,毕竟人都是要脸的,让他自己吹嘘两下自己也行。

????另外,看忌廉说完这些话之后的眼神,他显然已经明白自己只是在吹嘘撑面子了吧。

????艾罗微微笑了一下:“身体能力有进步吗?”

????既然艾罗并不会驳斥忌廉的面子,这个盗贼也是嘿嘿笑着,掂量着手中的软木短剑:“还行吧。”

????艾罗的眉头皱起:“还行是什么意思?这段时间的任务不多,我叮嘱你们要加紧练习。百米跑的冲刺速度有加强吗?还是说你的负重练习变得更好了?”

????忌廉微微愣了一下,脸上一时间显得十分尴尬。

????不过艾罗可没有打算就让这家伙一个人难堪,要训斥下属,那就必须一起训斥。这样才不会让下属产生一种被孤立的感觉。

????因此,他立刻转过头,看着那边一脸得意地坐在横杆上的可可,哼了一声:“可可,你的魔力有提升吗?现在能否同时召唤两名亡灵士兵?如果没有的话,你有没有勤加练习魔力,努力提升你的魔力上限?”

????刚刚还在得意地笑着的可可一下子就面容僵硬。她连忙从横杆上跳下来,嘟嘟囔囔地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还是没有能够反驳出来。

????之后,艾罗转向那边显得有些沮丧的布莱德:“还有你,刚才的战斗真的很难看。虽然你的战斗技巧很差,可你应该努力练习你的基本功。这段时间让你没任务的时候就每天慢跑十公里增加耐力,你办到了吗?”

????布莱德同样是一脸愧色,显得十分为难地说道:“对不起,会长……我之前几天都没有能够跑到十公里,昨天刚刚跑到一次……我会争取接下来每天都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下,却是轮到可可和忌廉愣住了。

????艾罗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夸奖的表情,只是略微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基本功是一切的基础,在老滕树学院的战技训练之中,首当其冲要练习的就是基本功。那些未来的战士学徒们每天光是做基本功就要花掉半天的时间,其中包含各项体能训练以及速度反应锻炼。经历过千锤百炼之后,他们才能够从最基本的战士学徒升格成各种专项的战技学徒。因此,基本功是绝对不能欠缺的。就好像……布莱德,你重新拿来那边的木盾和木剑。”

????布莱德哦了一声,从墙壁上取下木盾,再从亡灵士兵手上接过木剑。

????艾罗走上前,帮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腿微微弯曲,整体的重心略微向前,把盾牌举起,但不要遮住自己的双眼。右手的剑不要着急挥出,作为一名前排的持盾战士,你的重点永远都在于左手上的盾,右手的武器永远都是次要的,明白吗?”

????布莱德楞了一下,有些不太理解:“会长,这……不太对啊?我明白我需要保护好我身后的大伙儿,可我如果只关注盾牌的话,我怎么用武器攻击敌人啊?”

????艾罗点点头,招呼过那边的忌廉:“你去攻击这个大个子。然后布莱德,你就按照你想的那样,注意使用剑,想办法攻击忌廉。”

????布莱德和忌廉两人点了点头,重新走到训练场中央。

????这名盗贼之前已经战胜过这个战士好多次,所以这次显得信心满满。他略微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匕首之后立刻向着布莱德冲了过去。

????布莱德看到忌廉移动到自己面前,立刻把盾牌向着他的身上甩去,可这样大的动作被忌廉极为轻松地弯腰闪过。布莱德眼见自己中门大开,右手中的剑这才慌慌张张横劈过来,但速度怎么说也太慢,忌廉再次脚步一滑,从布莱德的腋下穿到他的身后,两把木质短剑在布莱德背上轻轻戳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