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少堂的话瞬间引起众人的注意,大家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_)+_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就连皇上都一脸的惊诧看向端王“他说的可是真的”

????端王点头道“父皇,儿臣所得的堤坝建造图就是前段时间命人前去鄢州府堤坝之上临摹来的。”

????皇上不可思议的指着那堤坝建造图道“难道这是实图实景”

????端王点头“的确如此。”

????钱少堂道“启禀皇上,这图上只是堤坝的冰山一角,若皇上亲眼所见就可见这堤坝的雄伟壮观。”

????皇上瞬间所有的烦恼统统没了,顿时哈哈哈大笑起来。

????“真没有想到,我大月国还有如此人才。”

????“这一切都是鄢州知府的功劳,他未雨绸缪提前修建堤坝这才免了这次的水患之灾。”

????端王毫不吝啬的夸赞着京墨,皇上很显然非常满意。

????梅太傅心里明镜,不过面上不说,脸上的笑容带着满意之色。

????丁御史想到了什么,立刻道“皇上,堤坝建造曾经被鄢州知府提过建议,微臣记得当时因为觉得这想法不成熟所以被否决了。”

????丁御史如此一说,一个个官员都想起那件事情!丁御史又道“如此大的工程,没有皇上您的批文就大肆建筑这不和规矩。”

????丁御史的话瞬间让皇上黑了脸,众官员此刻谁也不敢多说话。

????丁御史立刻跪下道“启禀皇上,这鄢州知府不听皇命私自建造堤坝乃是欺君之罪。”

????众大臣一个个都赶紧跪下来,齐声道“还请皇上明鉴。”

????药侯爷此刻都急出一身的汗,可是对于这件事他丝毫不知,都帮不上忙。

????皇上狠狠瞪了丁御史一眼,好好的兴致全被他给破坏了。

????京墨这件事做的虽然不合规矩,可的的确确立了天大的功劳,替他分担了国优。

????这丁御史不想着那堤坝建造虽然不合规矩,可救了黎明百姓,这可是功不可没。

????他坐会龙椅之上,怒声道“丁御史,依你说不合规矩跟拯救黎明百姓哪个更加重要”

????丁御史道“回禀皇上,这拯救黎明百姓虽然是天大的功劳,可国不能没有章法,若是因为仗着功劳不将皇上您放在眼里不听圣命那以后官员有样学样朝堂岂不乱套了。”

????皇上差点被气的一口气没上来,他本来因为这堤坝之事正高兴呢,现在被丁御史给弄的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偏偏这丁御史说的虽然是歪理,可句句在理让他想反驳都不行。

????“依你看,这鄢州知府到底是功还是过”

????“过大于功。”

????丁御史道“首先不听圣命就足够他死一百次,即使阴差阳错立了功劳也只能说他运气好。”

????皇上简直被丁御史给气笑了,看向其他大臣道“你们的意见”

????众大臣一个个都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多说。

????丞相上前道“皇上,依臣之见这鄢州知府有功也有过,功劳不小过也不可饶。”

????皇上微眯着眸,看着丞相这老狐狸道“你倒是说说,这件事该如何处置”

????“既然是功也是过,那暂且功过相抵,请人训斥两句让鄢州知府以后谨听圣命便罢了。”

????皇上没有立即回答,他本来是想大力嘉奖鄢州知府的。

????现在被丁御史跟丞相如此一搅和,这不能嘉奖就算了,还要训斥。

????就在这时,月北翼走了进来“本殿的批文算不算”

????众人一听,一个个都震惊的看向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给的批文

????为什么朝廷上下没人知道

????皇上听到这话眼前一亮问道“皇儿,你说鄢州知府修建堤坝是你给的批文”

????月北翼上前道“的确是儿臣亲自给的批文。”

????说完,他直接将批文附件递给皇上“这是鄢州府修建堤坝的批文附件。”

????月北翼的脸色一直都冷冰冰的,皇上知道儿子因为半夏在寺庙差点被烧死而嫉恨自己。

????这段时间儿子可是一句父皇都没有叫,这让他有些心塞。

????这京墨可是儿子的大舅子,他必须处理好这件事,好在儿子那里挽回一些感情。

????于是皇上赶紧看了看附件,确实是太子殿下亲自批的。

????于是他直接将批文甩在丁御史的脸上,显示他现在的愤怒。

????“丁御史,你可还有话说”

????丁御史可以听出皇上的怒气,手都跟着颤抖起来。

????他赶紧看了一眼,的确上面有太子殿下的批文,甚至还盖上了皇上的玉玺。

????“这,这,为何太子殿下批出这样的公文没有跟文武百官商量”

????丁御史提出质疑,看向月北翼。

????月北翼眸色更冷“本殿想要做什么还需要经过你同意,既然如此那这个太子你来当”

????这话一出吓的丁御史赶紧扣头“微臣不是这个意思”

????“哼!不是这个意思

????那么本殿问你,你当众质问本殿的决策是不是欺君,即使本殿只是太子那也是你的君你翻出大天也只是一个臣,丁御史你连君臣这个道理都理不清楚这个御史白当了。”

????丁御史浑身一抖,被月北翼身上的气势给吓得不敢再吭一声。

????他们大月国的太子可是守卫整个大月国的战神殿下,绝对是权威的存在。

????光是他身上的气势,就足已让人不寒而栗。

????皇上冷哼一声道“丁御不不知尊卑质问顶撞太子殿下理应处罚,就对你罚俸半年官降两级。”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纷纷看向面色苍白的丁御史。

????丁御史心里不服,可是再不服气又能有什么办法。

????只能磕头领罪,心里将肠子都悔青了。

????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悄悄看了一眼丁国公。

????丁国公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示意他暂且忍下。

????丁御史知道堂兄的意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暂且忍下这一时之气,等到月北翼倒台看他到时候怎么收拾他。

????皇上再次恢复之前高兴的模样“既然鄢州知府有正事批文,那么鄢州知府就有功无过而且是天大的功劳。”

????月北翼看了一眼自己的父皇,道“自然是天大的功劳,这朝廷不肯花这比银子人家侯府五小姐将这比巨款拿出,出钱出利这才免除一场天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