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开会,说到哪了?”我说。

????“女,女院长。”罗大喜说,“在体育馆,我,我还看到她了呢!”

????“她去体育馆干什么?”我手摸着裤兜里葛丽莎给我的纸条,暗想,她半夜约我是为了什么?

????“有可能是监视我们。”凉粉说。

????“对,我,我们走的时候,她还,还看,看着我呢。”罗大喜说。

????“看,看,看你?”锤子说。

????“锤子,你别学,学我,再,再学,我揍你。”罗大喜说。

????“我也看到她了,她开着一辆黑色宝马车。”罗二喜说。

????“不对,是奔驰。”包胖子说。

????“宝马。”罗二喜说。

????“我去,大奔啊,你眼瘸。”包胖子说。

????“卧槽,宝马和大奔我分不清?”罗二喜说。

????“别说车了,说一下最近鸟围村有什么反常的事吗?”我说。

????“反常的事?”锤子说,“听说有一户楼上养鸽子的,鸽子全被毒死了。”

????“还有其他的吗?”我问。

????小豆子举起手,“羊眼家上面,五楼上的一只猫掉下来了。”

????“猫掉下来很正常啊。”包胖子说。

????“掉下来后就死了,死得很惨。”小豆子说。

????“猫从五楼掉下来,应该不会摔死的,这个有点反常。”我说。“这都是谁干的?”

????“东哥,我给你说,现在可以划定这么几个人,薛金,朱勇,女院长,鸭子哥,韩大荣。”锤子说。

????“龙二也有可能。”包胖子说。

????“瘸子王。”罗二喜说。

????“爱因斯坦。”小豆子说。

????“小豆子,你别添乱了,卖冰糖葫芦的老头有这个能耐?”我说。

????“哎!老大,越是不可能的人,就越有可能。”包胖子说。

????“胖子,你他吗的菜包子吃多了是吧。”锤子说。

????“你他吗的屎吃多了。”包胖子说。

????“你骂我?我他吗的扇你。”锤子说。

????“开会呢,都给我闭嘴。”我说。

????“开,开会,别扯别的,胖子家,不卖包子,他,他家卖面包的。”罗大喜说。

????“青云法师呢?也有嫌疑,他和薛金是一伙的。”罗二喜说。

????“对,青云法师也算上。”锤子说。“这老和尚阴的很。”

????“青云法师要打倒我们老大?”包胖子说。“怎么可能?”

????“也,也可能是幕后的军师。”凉粉说。

????“东哥,我怎么觉得这教堂里,好像有人盯着我们看?”锤子说。

????我四下看了看,“ 哪有人?”

????“你看,那个被绑在十字架上的人。”锤子说。

????“你什么眼神?那是耶稣,他是被钉子钉在十字架上的,他的头是低下去的,怎么看?”包胖子说。

????“你仔细看看,他的头低下去,但他的眼睛是朝上看的。”锤子说。

????“卧槽,我服了,不过,要说有人盯着我们看,也就是上帝了。”包胖子说。

????“上帝在看我们?”罗二喜说。“上帝在哪了?”

????“上帝无处不在,在教堂的任何地方。”包胖子看着天花板。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上帝,都是骗人的鬼话,都是洗脑的。”凉粉说。

????“胖子,你说上帝看我们是吧?我让他看。”锤子站起来,掏ku裆,把鸟tao出来,然后飞流直下。

????“我,我也要尿。”罗大喜说着也掏ku裆,把鸟tao出来。

????“我也尿。”罗二喜说。

????“卧槽,你们刚才不是去过厕所了吗?”我说。

????“刚才去的是女厕所。”锤子说。

????“在女e所里脱ku子尿不出来吗?”我说。

????“尿,尿不出来,东哥,不信你去女e所试试。”凉粉说。

????“你们这些鸟人,太他吗的低级下流了。”我说着也掏ku裆。

????“老大,你去的是男e所啊。”包胖子说。

????“你给我闭嘴。”我说。

????一个修女进来,看到我们在放水,手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小豆子呵呵笑了。

????我们出了教堂,已是黄昏。

????邱引钢神父在门口恭迎着我们出去。

????锤子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他助跑几步,石头飞起来,飞向高空,彩色玻璃窗哗地一声落下。

????“老大说过,玻璃窗不能砸。”包胖子说。

????“砸就砸吧。”我说着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

????劈哩哗啦!劈哩哗啦!所有的彩色玻璃窗全部阵亡。

????“给上帝透透气,让他凉快凉快。”凉粉说。

????邱引钢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出了教堂的大门,上了三轮车,锤子回头冲邱引钢骂了一句,“下贱的东西。”

????“你才下贱!你全家都下贱。”邱引钢骂道。

????“麻痹的,敢骂我。“锤子说。

????我拉住锤子,“算了,今天夜里我们去揍秃驴。”

????“好,我他吗的最讨厌装神弄鬼的东西了。”锤子说。

????“哎,这神父真可怜。”包胖子说。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小豆子说。

????“这话你听谁说的?”包胖子问。

????“我自己想出来的。”小豆子扬起下巴。“真的是我想出来的。”

????包胖子冲小豆子伸出大拇指,“你他吗的是一顶一的人才,高级人才。”

????进了鸟围村,去富丽饭店吃饭,饭店老板余多开门请我们进去。

????“不进了,在外面吃,外面吃凉快。”我说。

????“外面没位了,包厢里有空调,刚装的新空调。”余多说。

????“这不是有位吗?”包胖子说。

????“那是给一个大老板预留的。”余多说。

????“让这老板去里面吃。”锤子说。“我们就坐这里。”

????“真得很抱歉,这大老板提前两个小时打电话,就让我们预留了。”余多说。

????“什么老板?哪里来的大老板?有多大?”包胖子问。

????“余老板,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们坐这个位置,要么,你把旁边座位的人赶到里面去。”锤子说。

????“好吧,我去给他们说说。”余多叹了一口气。

????余多过去劝说客人进去吃,可以给饭菜打五折。几个客人很爽快就进去了。

????服务员收拾完桌碗后,我们过去坐下。

????“什么大老板?还预留座位?”包胖子说。

????我拍了一下桌子,“给你们说个重要的事,你们仔细听好了,我的女朋友失踪三天了,把我的话传给下面的弟兄,谁要发现宁小楠,或者能提供线索,我重重有赏。”

????“东哥,我这就传达下去。”锤子招呼小豆子过来。

????小豆子领了锤子的命令,骑着儿童车很快消失在车水马龙里。

????我打着宁小楠的手机,手机还是提示关机。

????“老大,我觉得宁老师不像是失踪。”包胖子说。

????“什么意思?”我问。

????“昨天,宁老师的母亲和一个朋友来店里买面包,她母亲和朋友有说有笑的。”包胖子说。

????我揉搓着太阳穴,“她的手机怎么老是关机呢?”

????“此中必有隐情。”罗二喜表情凝重。

????“宁老师应该不会出事。”包胖子说。

????“但愿如此。”我说。

????一辆豪华小车悄悄停在我们街边上。

????“卧槽!这车是宾利啊。”包胖子说。

????“这车多少钱?”凉粉问。

????“这车不会低于三百万。”包胖子说。“一个车轮就得十几万,还有那个车标,一个大写的b,两边是羽毛,很漂亮。”

????“我喜欢这车标。”罗二喜说。

????余多小跑过去,走到车前,恭敬的拉开车门。

????“靠,原来是这个大老板抢我们到座位。”锤子说。

????“我告诉你们,这个车标两边的羽毛,不是对称的,左边的是十根羽毛,右边是十一根。”包胖子说。“知道什么意思吗?没人知道吧,这是防伪的。”

????“我看是装b 还带着翅膀。”我说。